我的第一個孩子-味噌

她是味噌(Miso)她是我的第一個孩子。

味噌是朋友的姊姊從台北的街頭撿到的浪貓,據說當時姊姊每天買罐頭餵浪貓時,味噌總是躲在角落,等其他浪貓吃完了才偷偷爬出來,所以常常都吃不到多少東西。

姊姊很心疼這樣的孩子,於是開始詢問身邊的友人,有沒有人可以養貓?而當時的我正好面臨失戀,極度渴望能夠擁有嶄新的新生活,加上一直以來都很喜歡貓,於是決定讓姊姊把味噌帶回來,開始了同居的日子。

第一次見到味噌的時候,我很意外。

我從桃園開車到台北的獸醫院,醫生已經幫味噌洗好澡﹑驅過蟲了。她待在籠子裡面,輕聲喵喵叫了幾聲就停止,安靜地睜著大眼,透過外出籠的縫隙與我四目相交。

回到家中,她還是一樣沉默,只是緩緩邁開步伐,開始繞著我的客廳打轉巡視,最後在離我一步距離遠的沙發上趴下來,睡覺。看不出來有一絲不安,彷彿很早以前就在這邊住下了般,她就這樣睡著了。

「既然妳以後就是我的孩子,那就跟著我姓囉,橘色的毛…我就叫妳『味噌』吧!」

味噌似乎完全沒有適應不良的問題。
到家之後的第三個小時已經睡成這個乖張的樣子。
自此之後,更是層出不窮地展現對於睡姿的高度創意及柔軟度。
味噌不是一隻很愛撒嬌的貓,或者該說,她是一隻不善表達的貓。

我在家的時候,她總是坐在離我一步遠的那個沙發上。她不會走過來,也不會蹭我討摸摸,只有當我自己主動去摸摸她,親親她的額頭時,我才會感覺到她微微抬起了頭,從身體裡面傳出的陣陣呼嚕聲。

或是當我下班回家大叫「味噌,我回家了喔!」我可以聽到她的聲音從二樓一邊「喵凹~凹~凹~凹~凹~」一邊衝到一樓接我,但是她就只是在門口看著我,看著我換鞋,看著我走進家門,看著我坐下,然後再到離我一步遠的沙發上,一同坐下。

有時候假日我賴床睡太晚,沒有按照平時的時間準時放飯,味噌就會默默坐在我的枕頭旁邊,盯著我看,導致我張開眼睛,映入眼簾的第一幕就是看到一張充滿怨念的臉,以及她的八字眉。她是一個懂事過了頭的孩子,不會吵鬧,只是乖乖等我醒來。

說實話,由於味噌實在太獨立了,我甚至覺得自己不像個飼主,只是個同居人。

與味噌生活了三個月之後,因緣際會下,我帶了第二個孩子回家,她叫做咻咻,只有三個月大,而且因為營養不足所以顯得又瘦又小。

原本我很擔心相差三歲的她們會不會處不來,或者因為爭奪地盤而劍拔弩張,但萬萬沒想到,才帶回家沒過幾天,就看到她們睡在一起的畫面。


她們非但沒有吵架,反而一見如故。味噌走去哪,咻咻就跟到哪;咻咻一直狂奔亂跳,或是對味噌動手動腳,味噌也完全不會生氣,反而玩在一塊兒。

自從咻咻來了之後,味噌就更少理我了(哭)就像一個母愛大爆發的媽媽一樣,代替我照顧著咻咻。
直到現在長大了感情還是很好。
兩姊妹還一起變胖嘟嘟。


平常很注重形象的味噌,只有吃到木天翏的時候才會變成這副德行。

或者是遇到她最喜歡的包包,無論多小,就是要硬塞進去。

前年,我跟幾個好朋友一起出國自助旅行將近一個月,而這段時間,我請另外一位朋友到家裡,幫我照看我的孩子們。

回家之後,我朋友告訴我,咻咻一如往常地吃飽睡﹑睡飽吃,但味噌卻總是坐在門口,好像是在等我回家。

或許貓咪不會說話,也沒有狗狗這麼容易理解,但是也是會有細膩的一面。


相處的這幾年,我知道她是一個辛苦的孩子。常常想要摸她的頭的時候,她都會下意識地閃躲,即使我溫柔輕聲地慢慢靠近,或是讓她先聞聞我的手,結果還是一樣,而且也不太喜歡跟人類有肢體接觸,看到不熟的人總是習慣先把其中一隻手(還是腳?)提起來,隨時準備攻擊姿勢,保持高度警戒心。

我有時候心裡會想著:「妳以前過著的是怎樣的生活呢?是不是因為住在街頭,常常被陌生人欺負,所以才會這麼不相信人?」

我想像著,像她這樣的孩子,連吃飯都會讓妹妹先吃,這麼溫吞的個性,幸好我有把她帶回家,不然不知道在外面得吃多少苦頭。

而我也因為有了她的陪伴,即使一個人在家也覺得沒有那麼孤單了。
同居滿四年了,雖然不知道我們可以互相陪伴多久,但是謝謝妳來到我生命中。

也因為妳,才讓我一腳踏進了貓咪的世界,成為一個專業的鏟屎官。

您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毛寶貝餵藥 - 貓咪篇

波可先生 2016-08-24

毛寶貝生病了,但是貓咪怎麼餵藥??

如何聽懂狗狗的吠叫(狗狗翻譯)?

人類往往錯在沒有仔細聆聽狗兒發聲,因此無法辨識出狗兒發聲中所蘊藏的意涵。

人類的耳朵對於狗兒的發聲,仍然無法達成共識。狗兒的吠叫,對於英國和美國人來講是「咆嗚」「喔喔」「啊啊」,西班牙人說是「喲喲」,荷蘭人說是「哇哇」。德國人聽到的是「哦哦」,捷克人說是「嘿嘿」,我們華人當然就是「汪汪」了。也許這些是狗兒的方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