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編的故事時間 - 袖套(上)





我不是沒有被愛過的孩子 - 袖套

『袖套』 這名字是拾獲的愛媽取名,當初愛媽上山餵食狗園的孩子們吃飯,路途中看見一個疑似工作用袖套被丟棄在路邊,騎近仔細一看,才發現那是一隻虛弱的小貓。

躺在馬路邊的他,身邊飛駛過一台又一台的車輛,而他完全無法閃躲,雙眼早已經被眼屎黏到睜不開,分不清方向的他孤零零的剩下一絲喘息的躺在路邊,愛媽見袖套情況緊急,必須馬上接受治療,但機車上早已載滿要山上毛孩的食物,沒有多餘的空間可以安置他,於是愛媽拉下外套拉鍊,把孩子往懷裡一塞,直奔醫院。

送到醫院時,袖套的情況非常不好,上呼吸道嚴重感染,也不知道餓了多久,身體虛弱的他靜靜的躺在醫院的鐵籠內與死神搏鬥。

然而,在大家都以為袖套會慢慢康復時,卻發現袖套出現了身體抽搐、不協調的肢體行為、對周圍的聲音反應非常強烈,以及有輕微的攻擊性行為。

2013年,那年是台灣爆發狂犬病情新聞報導的巔峰時期,記得當時動物醫院內每天滿滿的都是要施打狂犬病疫苗的飼主以及毛孩,由於袖套是愛媽在山區發現,因此醫生懷疑袖套患有狂犬病,必須要隔離觀察。

在醫生的觀察期內,袖套的照顧者一直不敢過於靠近的照顧他,某天大編經過袖套的籠前,發現他竟然躺在冰冷的鐵籠內,鐵籠裡面沒有任何保暖的衣物,甚至連保暖燈都沒有,籠子的角落內還有排泄物未清,其實理智上可以理解照顧者為什麼這樣對待袖套,畢竟是一個疑似感染狂犬病的毛孩,任何人對他都會有一定的恐懼,但情感上卻還是無法接受。

於心不忍的情況下,大編攬下了照顧袖套的工作,這並不是什麼大愛,也不是什麼愛心氾濫,只是認為一個僅兩、三個月大的幼貓,不應該在還沒有體驗過家庭溫暖前,就先嘗盡人情冷暖。

由於大編的工作區並不是『傳染病』工作區,如果要照顧袖套,那就必須每一次碰觸完袖套後,就要全身消毒一次,如果要問大編 照顧袖套時印象最深的是什麼?

大概就是那濃濃的消毒水味




經過觀察,醫生確定袖套並沒有罹患狂犬病,而他會莫名癲癇、肢體不協調、對周遭聲音敏感,甚至出現攻擊性行為,是因為袖套患有
-『肝門脈分流』

肝門脈分流 一般好發在年輕小型犬、貓身上,大多都是先天性遺傳疾病。

依照當時袖套的主治醫師簡單的解釋方式:

『肝臟有一條重要的血管叫做『肝門脈』,主要就是讓有含有廢物毒素的血液可以從肝門脈經過到達肝臟,讓肝臟分解、代謝並中和毒素,之後再把中和過的血液由其他血管送往心臟運流至全身。

『肝門脈分流』也就是肝門脈這條主要血管增生,多出另一條血管,導致本應該經由肝門脈進入肝臟中和、代謝的部分毒素血液,從增生的血管繞過肝臟,運送回心臟並運流全身,含有毒素的血液沒有經過代謝、中和的過程,在體內不斷循環、累積引發中毒。』

當然肝門脈分流還有其他可能症狀,不過當時袖套出現的情況,是肝門脈分流導致中樞神經系統出現問題,因此其他肝門脈分流會有的症狀大編就沒有多加研究。


主治醫生向愛媽說明袖套的狀況,值得慶幸的是肝門脈分流的孩子是可以透過手術,縮小增生血管,減少含有毒素血液繞過肝臟的方式治療,只是因為手術費較為龐大,以及手術前需要經過一連串的檢查確認袖套的身體狀況是否能接受手術,這些費用對於愛媽來說都是一種負擔,因此只能先穩定袖套的狀況,後續再做商討。


在知道袖套的病情之後,醫生能很快的對症下藥,袖套的病情也明顯受到控制,從一開始只能躺在龍內無助的抽搐、無法自行進食只能接受照顧者的灌食,到後來慢慢的可以落地行走、食慾大開每一次吃飯都激動的像是要吞掉盤子一般

袖套因為肝門脈分流的病情,引發中樞神經出現問題,因此袖套其實眼睛是看不太見的,也許能看到眼前模糊的影子,卻無法辨別眼前東西跟自己的距離有多遠,所以走起路來總是跌跌撞撞,走路的姿勢也很像是在踢正步

但大編跟另外一名照顧者依然覺得驕傲,每當袖套向前走一步,就會跟所有人炫耀一次

:你們看,我們袖套有多棒啊!

原本無法發出叫聲的他,也因為不想洗澡,發出第一次的貓叫聲,抗議照顧者們對他彷彿虐待的洗澡行為。

一連串的進展,就連醫生都直呼袖套是個奇蹟,當所有人都以為他的生命即將到了盡頭時,他又讓我們看到奇蹟與生命的堅韌。

(未完待續)

您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分手後寵物的去處?

Dennis 2017-07-04

當飼主不幸經歷分手,但共同擁有寵物的時候,到底怎麼處理寵物的去處才是對寵物最好的。

狗狗需不需要使用餐桌?

飼料碗高度的矛盾對決
讓我們以客觀的角度來看待這個議題
有人支持就會有人反對

三色毛淺談 - 日本柴犬

其實在日本柴犬標準裡特色別有提到關於毛的解說,無論赤柴、黑柴、胡麻柴,其身上的剛毛按照標準【一根毛就是要有三種顏色】。